原标题:李开复:汽车不是手机 背后的难度无法估量

曾在苹果、SGI、微软和Google等多家IT公司担当要职的李开复,在2009年打造了“创新工厂”之后,一直有着灵敏的科技嗅觉。当新的风口正在向汽车领域吹动,自动及无人驾驶几乎成为了所有创新型企业共同的关注点,这里面自然也少不了李开复。在今年一月份,面对国内“互联网造车”热潮下,李开复也坦言:“国内没有可以投资的无人驾驶团队”,但最近,创新工场投资了一家神秘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再次将舆论话题拉了回来。

那么,李开复眼中的自动驾驶究竟是怎样一种形态?

汽车不是手机 自动驾驶系统开源不成立

创新工场投资的Momenta团队致力于打造自动驾驶大脑,提供基于深度学习的环境感知,高精度地图,驾驶决策算法,使无人驾驶成为可能。Momenta有世界顶尖的深度学习专家,图像识别领域最先进的技术框架和研发工程师。团队来源于清华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微软亚洲研究院等,有深厚的技术积累和极强的技术原创力。

很多人都猜想过,未来的自动驾驶能否发展成和当前的手机系统一样,达到极高的普及率并且开源,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下自动驾驶的未来,就像现在的安卓系统,汽车制造商只需购买开源后的自动驾驶系统,就能够让自己的车辆拥有该功能了。

在李开复眼中,这二者还是存在一定区别。他谈到,手机系统是个标准化的平台,尤其像安卓这样的开源系统,当大家拿到最初的开源版本后,在后期开发上会受到很大的限制。但汽车制造商不可能去统一标准,因为标准本身就限制了技术水平,比如激光雷达,摄像头以及传统的汽车制造工艺,标准化是很难达成的,也很难被接受的。

当前世界一线的汽车品牌都在描述着自动驾驶以及无人驾驶带来的新出行方式,这种趋势将会降低全球的车辆总数,而共享汽车将会是自动驾驶技术成熟的标志之一。

自动驾驶难吸引技术人员

虽然自动驾驶是当前汽车技术趋势的必然导向,但却很难吸引高质量的技术人员,李开复表示,在很多自动驾驶研发初创公司,几个创始人会拿走百分之七八十的股份,几个早期的重要工程师会拿走百分之几的股份,剩下留给新人的可能每人就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几,且目前行业带来的回报速度很慢,最终的利益获得者很难是技术人员。

李开复总结到,天才工程师要的基本就是两件事情:一是能够改变世界的机会,二就是钱。而目前大公司很难把自动驾驶做为核心业务,在钱和梦想两件事上,都无法满足那些高技术的工程师。

如何解决自动驾驶研发阶段不盈利的问题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于自动驾驶的期许就是可以稳定的在公路上奔跑,可对于这样的一个创新技术而言,它需要的是一个具象场景,它需要让市场看到更多的收益,而非单纯的驾驶模式。

李开复说,一个初创型的自动驾驶研发公司要讲得出自己产品市场化的过程,而且要证明每一个阶段都是可行的,而不是仅仅把它做到能上路的程度。在法律、政策这些东西都相对模糊的环境下,自动驾驶必须要让市场看到它的真实价值,比如解决停车问题,解决拥堵问题等等。

对于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的管理层期许,李开复表示,技术型的创始人不是不好,但他们更适合垂直的技术领域,自动驾驶是市场化的东西,市场更愿意相信阶段性的模式。

很多初创型的技术公司都很难解决在初期研发阶段不盈利的问题,自动驾驶公司更具代表性。但李开复认为,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不能单纯依靠技术手段,且更没有一步到位的能力,在初期如果一家公司能够先着力一部分场景,且在数据和技术展现上形成成,实现一定程度的营收,这会为它下一阶段的计划提供资本。这也是为什么说一个综合型领导者非常重要的原因。

如何评判一家靠谱的自动驾驶技术团队

数据、决心、人,李开复将这三个条件做为投资的依据,他认为目前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的竞争,技术已是准入门槛,后续则有赖于“数据收集”、“实现决心”和“研发人才”。

在大数据和高性能计算时代,自动驾驶与数据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也是为何百度、Uber都公司可以跨行业来做自动驾驶研发,由地图和汽车共享服务带来的真实数据,是研发过程中有效的技术手段。而且技术的不断升级,数据也需要迭代,目前特斯拉提供的OTA空中软件升级服务,也将是未来车辆必备的功能。

而决心和人才将是万事俱备后的东风,也将是自动驾驶漫长研发之路中重要的组成,因为相比于其他的技术研发,自动驾驶背后的难度无法估量。

责任编辑: